MM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国民初恋:追男神108式 > 【118】、说了,我不需要(四更)

国民初恋:追男神108式 【118】、说了,我不需要(四更)

  

  以为季瑶醒了的他,立即朝她看去,却发现她睡得很不安稳,眉头从一开始就没解开过,许是因着发烧难受,额头上也沁出了豌豆大的汗珠,而两边的头发就这样和汗水一起黏在了她的脸颊边。

  动作轻柔的替她分开贴在脸上的发丝,同时在心里叹息一声。

  他该拿她怎么办?

  眸子复杂的看向季瑶。

  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她光滑娇嫩的俏脸,喃喃自语的说,“瑶瑶,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没可能了。”

  他不是年少无知的少年,连续那么多次,瑶瑶的试探,都足以让他知道她对自己的影响力不减当年,那一份不正常的悸动,无不在昭示着那个女人对自己的吸引,他始终爱着她。

  这一点他丝毫不怀疑,如果当初他没有进部队…

  只是这也仅仅的如果,莫言雨能够成功的进入特种部队,是因为他足够聪明,做事足够果断狠厉,足够心狠手辣,除了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所以在一瞬间发现自己对瑶瑶依然还是有感觉时,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必须要狠下心,哪怕再不舍,再心疼不已,他也会坚持到底,就像他向莫清许诺过的那样,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必须…

  外面的阳光丝丝缕缕的照进病房里。

  而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偌大的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大概半个小时后,莫言雨摸了摸季瑶的额头,温度正常多了,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

  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该打的点滴也打的差不多了,现在就等她醒来了,医生说只要退了烧就没有什么事了。

  只是他口袋里的手机也响了。

  莫言雨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眸子微闪,下意识的朝病床上的季瑶看去。

  手指微顿了下,随后转身走了出去,顺手带上门,但却只是半掩着门,没有彻底关上房门。

  就看到守在门口的莫小晴三人,莫小晴看到自家哥哥出来,还以为是季瑶醒了,双眼放光,正准备推门进去。

  看见她家哥哥,食指覆在唇上,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莫小晴了然的点头,原本伸出去的手也收了回来,又坐回原本的位置。

  莫言雨按下接听键,淡定从容的朝边上走了几步,估摸着她们三人听不到的距离,停下脚步。

  “喂,——京城特种旅麒麟小队队长上尉莫言雨——是——是,完毕。”

  莫言雨的声音不大,但是隐约间还是有一些字眼飘进了她们三个人的耳朵里。

  莫小晴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

  她大概猜到了呢,

  哥哥的电话是谁打来的…

  江文婧却只听到了特种旅这三个字,就足以让她那颗好奇心又蠢蠢欲动,眸子猛地放光,直勾勾的盯着接电话也长得笔直挺拔的莫言雨。

  哇哦,特种兵呢!

  听着就觉得高大上。

  李茜却没有江文婧那么八卦,只是作为一个同为女性的角度来看,她很理解瑶瑶为什么会喜欢上莫言雨,毕竟这样优秀长得好看,沉着冷静的男人,最是吸引人目光。

  不得不说,瑶瑶的眼光是极好的,莫家的基因强大,小四的父母一定长得特别好,不仅小四长得好看,漂亮的像个娇娃娃,她的哥哥也同样出色,清隽淡薄的气质,活脱脱是时下最受女孩子欢迎类型的翻版。

  挂了电话的莫言雨走过来站定在莫小晴面前,气定神闲的说,“莫莫,哥哥要先回部队集合了。”

  “这么快,现在就走呀?”莫小晴愣了,颇有些惊讶的问。

  她虽然猜到可能是哥哥的部队打电话通知他,却没想到居然是就要归队。

  那瑶瑶…瑶瑶怎么办?

  “是。”莫言雨嘴角轻轻地勾了勾,惯性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答非所问的说,“我不在家,自己凡事小心点,你要是实在在家住不惯,也可以搬回宿舍。”

  虽然明知道自己回了部队,即使他不这样说,小丫头也不会乖乖地住在家里,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交代她。

  毕竟云南的事情,和在沈家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都还没能来得及调查清楚,要是回了部队,天高皇帝远的,小丫头要是出了事情,他也不能第一时间知道。

  与其这样担心害怕,还不如让她在学校里住校,左右他已经和墨亭棋说过,让他有时间隔一天就去看看她,想来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

  “那哥哥你不等瑶瑶醒了再走吗?”莫小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连忙拉住莫言雨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右手,直勾勾的盯着他问。

  瑶瑶那么喜欢哥哥,对哥哥情深一片,作为她的朋友,闺蜜。

  莫小晴非常觉得自己有义务替她把哥哥留住,至少让她醒了后,再走……

  “有你,不需要。”莫言雨下意识的看了看病房房门,眸子微闪,不咸不淡的答。

  就这样的距离对他们而言,更好。

  眼睛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被称为心灵的窗户,便是因为它足够表现出一些微小或者明显的情绪让人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从物理学上来说,看近缩小,看远放大,明环境下缩小,暗环境下放大。从心理学上来说,当人的情绪受到相对于强烈的刺激时,瞳孔一样会发生变化,

  而莫言雨几乎做到了从一而终的面无表情,不泄露出任何的情绪。

  李茜听到这句话,扬了扬眉,能够做到情绪不外露,从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出他心里所想。

  不愧是特种兵,这个男人还真是深藏不露呢…

  转念一想,又不禁露出欣赏的神色来,就是要这样的男人才吸引人,让人放不开。

  保持神秘感却又能够体贴入微的对人,清冷疏离却又温声细语,这样的男人谁和他相处不会动心。

  唉,就是这样瑶瑶才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啊!

  “哥哥。”莫小晴还来不及多说。

  莫言雨就伸手覆盖上她的手,制止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目光平静中透露中不容置喙的坚定神色,说,“莫莫,作为军人必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他们只有服从命令。

  莫小晴愣了愣,忽然想起来晗晗提起部队的时候,那样一闪而逝的暖色,对他来说或许也是那样的吧!

  联想到季慕晗的莫小晴心里一软,顿了两秒,随后扬起一抹笑容,朝莫言雨重重地点头,“我知道了。”

  “你要听话,凡事自己小心点,尽量不要一个人单独呆着。”莫言雨见莫小晴的眸子迷茫了两三秒,随即立刻化作坚定,大概猜到了几分。

  叹息一声,轻轻地弹了下她的额头,很是不放心的交代着。

  随着他的动作,莫小晴白皙娇嫩的额头上留下了一抹显眼的红色。

  “哥哥,我有些舍不得你。”莫小晴瘪瘪嘴,拉着他的手,晃晃,软软的声音撒娇道。

  即使是不为了瑶瑶留下哥哥,可是她本身也舍不得哥哥,他每次回来都是留不得几天,就要离开,她是真的舍不得。

  即使他一直反对着她和晗晗的事情……

  “我走了,照顾好…”莫言雨眸子微闪,下意识的看了下病房,微顿了下,似乎想要透过房门缝隙看到房间里面的少女,可实际上什么也不看到,所以仅仅只是停顿了不到两秒。

  就收回视线,轻轻地勾了勾唇,手掌心贴在她的额头上,揉了揉她的额头,柔声交代她道,“照顾好你自己。”

  他最不放心的就是莫莫,这两次的事情已经让他觉得害怕!他不敢想象如果莫莫真的发生事情,他会怎么做……

  “我会的。”莫小晴仰着头,甜甜朝他一笑,眉眼弯弯,乖巧的应声,“我会照顾好自己,同时也会照顾瑶瑶的。”

  莫言雨眸子微闪,淡定的看了看一脸无辜的莫小晴,知道小丫头故意这么说,坏东西想要试探他的反应。

  正想说话,余光无意间瞥到了什么,眸子一动,表情平静的凉凉道,“你和瑶瑶说,不需要等我,我说过的话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哥?”莫小晴一怔,心里咯噔一声。

  风轻云淡的装作没听到,向江文婧和李茜两人,轻轻地颔首,随即迈着大步,三步并做两步,片刻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莫小晴连忙地推开了病房门,就看见门后半米处那张稍显苍白的俏脸,泪流满面,病后的她摇摇欲坠的模样看着很是让人心疼。

  一时间,莫小晴似是被人掐住了脖子,难受得哑口无言,李茜和江文婧也相视无言……

  ……

  同一时间在帝都特战旅的基地里。

  此时,女孩儿一身笔挺的军装,就她一个人似乎又有些惊茫又有些不耐地,可也还算沉静地立在主席台上,她的脚边放着一只长形的盒子。

  居高临下,她的下方。

  季慕晗和沈少林前脚跨下台阶,出了宿舍,就听见一个声音。

  “季慕晗。”胡颜站在一米远的大树下,脆生生朝着他们两个人的叫了声。

  季慕晗神情淡淡的顿了顿脚步。

  “呦呵,还不死心呢!”沈少林闻言,立刻戏谑的看向季慕晗,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问他,“你对胡颜就真没有一点动容?”

  要知道这些日子里,这胡大小姐老是往他们训练基地凑,被季慕晗直接忽视,还是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越挫越勇。

  尤其是她公开追求季慕晗的事情,现在特战旅上下谁不知道?

  弄得这么满城风雨,也不知道该说这胡颜是心眼太多,还是没有一点心眼!

  毕竟,这样公开的追求,又有几个女兵还敢去追求

  “胡颜是谁?”季慕晗神情淡淡,那样淡定自若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是在作假。

  沈少林很不给面子的直接笑了,真心不能怪他,这胡大小姐每天在季慕晗面前晃悠,结果季慕晗不仅记不得人,还连名字都没记住。

  真心地替胡颜感到悲哀啊!

  他忍不住幸灾乐祸的想着,要是胡颜知道她在季慕晗眼里就是一个路人甲,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暴走噢……

  十几步的路,不到一分钟,胡颜就走到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

  “季慕晗。”胡颜看见一如既往清清冷冷的季慕晗之后,心跳的更厉害了,走到他面前,轻声道:“我听说你们特种大队每天的训练很多,再过两天又要演习,所以我特意从外面买了一双从英国进口的军靴。”

  看的出来胡颜精心打扮过,完美的妆容再搭配上她的脸,确实也引人注目。

  这些日子里,她每天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但其实沈少林很想告诉她的是,省省心吧,季慕晗这家伙,可是个严重脸盲。

  即使她化的像个天仙,他也压根就不会看一眼。

  “拿走,我不需要。”季慕晗薄唇还在上扬的,他似乎永远都是这个模样,无论是在商场上,还是平时的会面,俊美的侧脸并没有什么变化,矜贵中透着霸气,标准的部队子弟。

  “啊,你就穿穿看嘛,我听我朋友他们介绍说这个牌子的军靴,穿得比较舒服。”胡颜带着得体的笑容,撒娇道。

  尤其是在胡颜这个模样的时候,甚至有些千金撒娇的可爱。

  季慕晗站那儿不言不语,眸子凉薄无情,他本来话就不多,一身朴素的军装,偏偏清隽逼人。

  胡颜对着他撒娇,他也权当没看见。

  沈少林勾唇,眸子里全是戏谑。

  心里默默地替胡颜点了两根蜡烛,叹息道:

  啊,还真是不解风情呐!

  喜欢上季慕晗这种千年冰川,这不是一头扎进了坑里吗,而且还是那种万年坑货,也不知道谁能受得了他这怪人?

  哦,也不是,至少莫莫还是很乐意的,甚至能够对他的冷脸依旧笑得一脸灿烂……

  “说了,我不需要。”季慕晗冷冷清清的眸子没有一丝波澜起伏。

  胡颜笑容一僵,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随后立刻就调整好了表情。

  沈少林挑眉,心里默默地想着,还真是同人不同命,人比人气死人。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