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国民初恋:追男神108式 > 【345】、穿墙术(一更)

国民初恋:追男神108式 【345】、穿墙术(一更)

  

  “那你们觉得呢?杀人的会是她们两个人吗?”墨亭棋目光一扫,勾了勾唇,那没有什么温度的弧度,看上去有些阴森森,说不出来的冰凉。

  所有人,“……”额,这算不算是赤裸裸的威胁?

  这个有谁敢说实话?

  明面上来看,确实是她们两个最大的嫌疑,可一细想的话,又确实她们两个人没有动机,况且有谁杀了人,不是赶紧跑还倒在了地上,难道还等着别人来抓不成?

  所以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眼下是说多错多,不说就不会错。

  索性所有人都闭紧了嘴,什么也不说。

  他闭了闭眼,大手一挥,“从现在开始你们放假了!”

  “墨少?”那些人惊讶不已,眼睛瞪的特别大的看向墨亭棋。

  那些人皆是心中咯噔一声。

  所有人的脑子里面都纷纷浮出一句话来,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

  其中有一个男人脑子卡了半天,才磕磕巴巴的问他,“…是不是我们做错什么了?”

  没错,他们第一联想到的就是墨亭棋炒了他们的鱿鱼,毕竟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墨亭棋心情特别的不好,这人一心情不好,做出一些不同于平常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尽管墨亭棋的脾气不怎么好,可至少这里的待遇好月薪高,去哪里不是做事,难道要因为老板脾气不好所以就不做了吗?

  “不是。”墨亭棋有些不耐的蹙了蹙眉,“我都说了,你们可以放假了,这些天我并不打算营业。”

  事实上来说,现在的情况对他们并不好,外界一直在讨论这个事情,酒吧这些天不营业更好,还是等这些风波过去,再继续…的好。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放心了。

  看墨亭棋冰冷的侧脸,也知道他说的绝对不是假话,更何况他现在身上一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还有谁敢上去戳他的霉头?

  “那…墨少,我们先走了。”

  他们小心翼翼的站起来,连走路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放轻放轻再放轻,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人头落地的感觉。

  没一会,监控室里面的那些人就全部溜之大吉了。

  墨亭棋按了按太阳穴,这个案子似乎比他想象中的更要…让人头疼。

  他顺手的在旁边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下。

  右手轻轻的握拳,有节奏的在桌面上面敲打着。

  莫言雨和莫忻泽,莫之年三个人到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场面,在他们看来,这么大的一个酒吧,顿时变得空荡荡,只有墨亭棋一个人,有些说不出来的萧瑟…

  莫言雨淡定从容的在旁边的位置坐下,“有没有看出来些什么破绽?”

  尽管他脸上现在表现得淡定从容,可实际上,他心中的怒火早已经堆积在一处,就等着找一个宣泄的出口!

  墨亭棋头也不抬的回,“暂时没有,”

  “不,应该也不是这样子说,有一个很大的破绽,可是我暂时找不出来,到底她们是从哪里进去的?”

  他这会儿正心情不好,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能够听出那阴森森的郁闷之气。

  如果是别人听的话,一定会觉得特别诧异,毕竟在墨亭棋的脸上只出现过一种表情,那就是似笑非笑,他现在脸上却是掩不住疑惑和戾气…

  莫言雨三人本来就不是平常人,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然知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这阴暗的气息,随着时间的增长朝房间里的各处蔓延,确实是他所会做出来的事情…

  他的声音阴凉,“既然没有出来过,也没有可疑的人进去,那她们两个人难道是会穿墙术不成?我就不信我找不出一点可疑之处。”

  这么大的一个破绽,等着他来解惑,只要能够将这个破绽想出,那必然能够找出最可疑的一个人。

  莫之年被他这一番话都绕得有些糊涂了,蹙了蹙眉头,“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们两个有穿墙术?

  什么又叫没有出来过?

  没有可疑的人进去?

  总之莫之年,现在已经满脑子里面都出现了特别多的问号。

  莫忻泽顺着他的话大概组织了一下概括出来,问他,“你的意思是莫莫从头到尾都只在你的休息室里面,后面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不是。”出来过一次。

  莫忻泽不解,“那是什么?”

  墨亭棋开始蹙眉,“有出来过,又回去了!”

  他继续问,“那她是什么时候进了旁边的包厢?”

  莫之年也不甘寂寞的搭腔,“就是,就是,上面一定会有时间记录。”

  墨亭棋眉头蹙的更紧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在他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再的被人打断,而且又正被他们问到了最疑惑想不通的问题上…

  所以这会儿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见他太阳穴猛跳了好几下,却难得的压下了心里的暴躁之气,耐着性子说,“要想知道,你们自己把监控视频重新再看一遍。”

  他才懒得给他们解释!

  “……”不要以为他们听不出来他话中的不耐烦!

  莫言雨几个人也懒得在这个时候和他拌嘴,毕竟莫莫的事情最大,此时如果还闹内讧的话,那就真的是太不明智了!

  顺着墨亭棋的视线,就看到了一台还在正常运作的电脑,将视屏文件点击了一下。

  安静的看了起来…

  墨亭棋在这安静的气氛下,闭上眼,也不知道是在思考问题还是在小憩?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看到了有人推开了包厢门,立马吓得双腿发软,趔趔趄趄的跑了出去,消失在了视频之内…

  莫之年不解的蹙眉,“咦,这个视频里并没有莫莫两个人的身影,她们两个人又是怎么出现在了旁边的包厢里?”

  看那个人吓成那样,八成是已经出了事情,可在这之前他们并没有看到莫莫和木凉凉两个人去旁边的包厢里。

  “是不是因为我们快进了…所以才没有看到?”莫之年默然了一下,才说道。

  “按理来说,就算是因为我们快进很有可能会错过一些,但如果要把从头看到尾,那就至少要把这个视频看上不下八个小时。”

  从莫莫第一次出了墨亭棋的休息室再回去,开始看起,一直到早上被人发现,中间有将尽八个小时的时间,要是想要一点也不错过的话,他们就只能够同等的也花上八个小时!

  “八个小时…”莫之年蹙眉。

  时间太长了,他们不可能把这么长的时间都花在这上面,就算能够找出一点破绽来,但以对手之前的每一次交手来看,对方应该是一个极为聪明,知道伪装自己的人。

  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人将所有的破绽抹掉,他们耗得起,莫莫耗不起,他们又怎么舍得将他们护了这么久的宝贝被外界的那些蠢货诋毁…

  莫言雨一言不发,按了重放键。

  莫之年面色越来越凝重,“现在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杀人案那么简单了!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要棘手。”

  最麻烦的事,尽管他们能够从监控视频上面看出一个特别大的漏洞,但他们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墨亭棋忽然睁开了眼睛,那茶墨色的眸子此时看上去无比的幽深,他凉凉道,“这本来就是对方给我们留下的一个迷雾森林,为的就是让我们想破头也想不出来。”

  又或者是一个烟雾弹,为的就是让他们明知道这是一个不解之谜,却还是忍不住的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这个问题上…

  莫忻泽默然,“布局之人聪明又滑溜的很,从那几个人的出事到今天早上被警察抓住,这段时间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过旁边的包厢…”

  这真的是一个特别大的破绽,可从这个破绽里面,他们想要找出可疑的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因为除了那一个破绽,其他都是天衣无缝,尤其是木凉凉和莫莫,早上还出了那件事情,外面的那些人心就会不自觉的倒向一边,只怕是早就已经认定了木凉凉和莫莫是凶手。

  莫之年不解,“我好奇的是,难道平时酒吧不会清场的吗?一个晚上他们都没有出来,这想想都是很不对劲的事情!”

  三个身份不算低的客人在他这里度过了一夜都没有不过包厢,难道他们就注意不到这个细节吗?

  墨亭棋似笑非笑,笑容没有一丝温度,“我这里是24小时营业,在这里因为宿醉而到第二天早上才走的客人多的是,如果每一个人我都要这样子去一一盘查的话,那我这酒吧也就不会做到这么大了!”

  因为他的酒吧本来就是招待权贵,或是帝都的那些有地位之人,至少也是中层以上的权贵。

  他清楚自己酒吧里面,很多客人因为宿醉而倒在包厢里面,第二天才退房的事情多了去。

  但一直以来都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所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莫忻泽喃喃自语,“那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才这样子针对莫莫她们两个人呢?”

  如果说有人要针对他们,或者是墨亭棋下手,他们倒是觉得很正常,毕竟他们几个人身份本就是极为尊贵的,又常年在这个圈子里面活动。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