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萌妻不服叔 > 011 离婚,一定要离婚

萌妻不服叔 011 离婚,一定要离婚

  

  卧室内:

  黎欢像是炸了毛的小野猫,瞬间就发飙了。

  “不签不签不签,小爷我死都不签……如果真签了,小爷我一世英名岂不是没有了,哼……说什么都不签,妈的,宁死不屈。”

  “妈的,我就是要找长期饭票的,又不是找爹的。”

  说完,黎欢直接将手中的纸给撕了,抛洒。然后手中的笔也直接丢老远的。

  战祁衍目光幽深了几分,这丫头算是把自己的真心话给说出来了。

  “家规第四条,不许说脏话,否则……就地正法。”

  黎欢:“……”

  哈?

  正法你妹。

  黎欢昂着头,显然是不肯就范的模样,裹紧身上的薄被,时刻准备战斗着。

  他要敢对自己怎么样,自己就抓他,挠他。

  事实上,黎欢的本事对比于战祁衍,不过是九牛一毛。

  男人高大颀长的身子直接钳制住了自己,让自己动弹不得。

  下一瞬,男人的大手已经直接从薄被下探了进来,黎欢睁大眼睛。

  男人炙热的手掌落在自己的皮肤上,黎欢瞬间觉得身上发烫,身子哆嗦了那么一下。

  似乎是有电流在自己身体里乱窜。

  “老混蛋,老流氓……你给我走开。”

  黎欢费劲的挣扎,却撼动不了男人分毫。

  待男人的大手落在自己后背胸衣的扣子上的时候,黎欢再度睁大了凤眸。

  他要做什么?

  妈的。

  似乎男人对暗扣并不算熟悉……

  但是特么的,战祁衍的动作有所停顿之后,似乎是无师自通,下一瞬,伴随着男人单手接开,黎欢顿时就觉得胸前一阵轻松了。

  他……

  他居然隔着被子,就这么把自己的暗扣给解开了。

  接下来是什么?

  黎欢难掩慌乱,因为着急的缘故,水汪汪的大眼睛又跟着红了。

  男人颀长的身子直接压着自己,哪怕隔着薄被,那一抹压迫感几乎是要让黎欢奔溃。

  妈的。

  男人薄唇凑近自己的耳垂,低沉暗哑的嗓音响起。

  “黎欢,签,还是不签,嗯?”

  男人霸道,专制。

  黎欢心里打了个寒颤。

  下一秒,男人的大手已经落在自己的后腰处了。

  那架势,分明是要让自己光溜溜的,在薄被下什么都不穿。

  “你不许再脱我衣服了。”黎欢扯着嗓子吼。

  战祁衍扫了一眼眼前不安分的小妮子,深邃的墨眸晦涩不明。

  “嗯,只脱你衣服很显然是无法就地正法的……我也得脱……”

  黎欢:“……”

  哈?

  黎欢发懵,下一秒就看到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落在了领带处,扯领带的动作性感的一塌糊涂。

  尤其是那喉结……

  这特么的不是犯花痴的时候。

  见男人已经把领带给扯了,领口处的纽扣解开了两颗,精壮的胸膛已经若隐若现。

  黎欢脸色一白……

  这么下去可不是个事儿啊。

  万一就地正法就不好玩了。

  “我……签……我签。”

  妈的,今日暂且怂一怂,改天让你唱征服。

  闻言,战祁衍薄唇满意的弯了弯。

  “嗯。”

  下一秒,黎欢就看到男人的大手再度伸了进来。

  “你……你这个老混蛋,老流氓,你要做什么?”

  “我脱下的衣服,一定会帮你穿好。”

  黎欢:“……”

  哈。

  这一波操作是个什么鬼?

  黎欢挣扎不开,就只能看着战祁衍隔着薄被将自己刚刚被他脱下的衣服又给穿上了。

  刚刚黎欢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等到把薄被掀开的时候,小脸红得不行。

  妈的……

  服他。

  老男人这一波操作很稳。

  流氓到了极致,绅士到了极致。

  明明把自己衣服给脱了,偏偏是隔着薄被的。

  然后又帮自己给穿上了。

  妈的……

  老男人套路深。

  刚刚可没少占自己便宜啊。

  粗粝的大手到哪儿,几乎都是要点火的节奏啊。

  黎欢巴掌大的小脸还有些委屈,狠狠地又瞪了一眼战祁衍,现在酒算是彻底醒了。

  ……

  “下床,把你刚刚撕碎的纸用胶带纸粘起来,然后签字。”

  听着男人命令式的语气,黎欢巴掌大的小脸一黑,这特么的。

  这太损自己英名了。

  在外面,自己可是黎爷啊。

  黎欢扯唇,碍于战祁衍的威慑,只能下床,捡纸,找来胶带纸粘纸,签名。

  该死的。

  迟早有一天,自己要把这张纸给重新撕了。

  “原件我会永久保存,以后你在家里每个角落所看到的都是复印件。”

  黎欢刚签上自己的名字,战祁衍已经迅速的将纸张抽走。

  黎欢:“……”

  哈?

  这个该死的老男人。

  黎欢狠狠地嫌弃了一番战祁衍……

  战祁衍则是居高临下看着嘟着嘴儿不高兴的小丫头,薄唇若有若无的扯了扯。

  黎欢担心男人要对自己继续做什么流氓事儿,连忙重新睡在大床上,用薄被裹紧自己。

  “我要睡觉了……明天早上还得早起去学校早读呢。”

  黎欢说得一本正经的,偷瞄了一眼战祁衍的表情。

  “战叔叔!考试要紧,学习要紧啊,你可千万不要摧残祖国的花朵啊,所以晚上我们分床睡,您就先忍忍呗。”

  战祁衍扯唇,勾了勾。

  “嗯,在你高考之前,我都不会碰你。”

  黎欢重重的松了口气。

  妈的,看到黎家憋屈后,高考完,翅膀硬了,自己就和这个老男人离婚。

  离婚,一定要离婚!

  ……

  战祁衍走出卧室的时候,刚好郁临修打开了电话。

  战祁衍勾唇,大致猜得出郁临修给自己打电话是为了什么。

  “听说黎欢那丫头,你保释了?”

  唐樱缠着自己要保释黎欢,郁临修没法子,准备出手的时候,却被告知黎欢被人给保了。

  这人就是战祁衍。

  “嗯。”

  “战祁衍,你行啊,侄子都不保释,居然保释个不知名的丫头。”

  “她叫黎欢。

  郁临修隐约觉得苗头不太对。

  “祁衍,你和小太妹是什么关系,多管闲事,不是你的风格。”

  “正式介绍下,我媳妇……”

  郁临修:“……”

  战祁衍听到电话那头剧烈咳嗽的声音,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

  “以后不要让我从你嘴里听到丫头,小太妹这类的字眼,对于黎欢,你得尊称为嫂子,懂嘛?”

  “Shit,战祁衍,你什么时候和这丫头结婚的?”

  “今天。”

  郁临修从惊愕中稍微回了点神,随即开口道:“战祁衍,你能不能管管你媳妇,你这媳妇成天拉着小樱桃折腾事儿……不是逃学就是打架的。”

  “我媳妇……随我,在基地统帅人习惯了。”

  郁临修:“……”

  郁临修扯唇,按耐不住心底的好奇。

  “祁衍,你怎么会和黎欢那丫头,不是,嫂子结婚?”

  “男人那么八卦做什么?你装病秧子的事儿嘛,唐樱知道?”

  郁临修:“……”

  ------题外话------

  晚了点,哈哈,又修改了下,么么哒……

  求收藏啊,新书收藏好冷清啊……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