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当神婆 > 131这符纸哪来的?(3更完)

重生七零当神婆 131这符纸哪来的?(3更完)

  

  “这个我们可以保证的,张同志确实跟我们一样,也是只见过这两个石盒子两次。”

  这时候,吴达站了出来替张萌作证。紧接着又是x异组织的其他成员。

  雪佬佬看了一眼团结的x异组织成员,心里虽然有点不舒服,但还是选择了相信张萌所说的每一句话。

  正当张萌松了一口气时,突然发现无心道长正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她,不禁让她心里咯噔了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了心头。

  突然无心道长走上前,一连问了两个问题,“这位同志,我能问一下你刚才用的那种符纸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吗?还有没有,能不能让我看看!”

  想到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时,不知道为什么,张萌就是不喜欢面前这个以道长打扮的无心道长,所以想也没想的就撒了一个小谎,“那符纸是别人送给我的,现在已经没有了。”

  这时候已经过来的x异组织成员一听张萌这句回答,五人朝她投来异样的目光。

  明明那符纸是小萌自己画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回答。

  也许是他们五人不解的目光太过耀眼了,很快就让眼尖的无心道长看出了他们五人的异样,心跟脑一连接,马上就联想到了张萌所说话的真实性。

  “女娃娃,你不老实啊,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学会撒谎了,以后可是会嫁不出去的。”无心道长冷冷看着张萌,勾着唇角,那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张萌倒退了一步,强装着镇定,“我嫁不嫁出去跟你无关。”

  无心道长脸色一变,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压朝这边压过来。

  张萌顿时感觉难受,双手下意识的抓住了前面的顾明台,“顾明台,我好难受。”

  顾明台侧头看了紧闭着眼睛的她一眼,神情微微一凛,抓着她手上的佛珠嘴里开始在她耳边默念着佛家清心咒。

  不知道是不是他念了的原因,慢慢的,张萌感觉身体里的那股难受慢慢的消失了。

  “无心道长堂堂清心观的一观道首,这样子用卑鄙的手段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是不是有点太过了。”顾明台冷着脸看向正露着吃惊的无心道长。

  无心道长见有人能抵抗得了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压,又看到默念了清心咒的顾明台,脸色带着点迟疑,“净尘师父是你的什么人?”

  他看着顾明台手上握着的那串佛珠。

  这串佛珠可不是普通之物,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是菩提之珠,据说这串佛珠的每一串珠子都是用佛祖坐下的一棵菩提树打造而成的,这串佛珠不仅能抵御妖魔鬼怪,更能让人拥有清心明目的攻效。

  顾明台轻轻抬头扫了他一眼,不轻不慢道,“他是我的师父。”

  无心道长神情中立即多了一丝害怕,笑呵呵道,“原来是朋友,净尘师父可是佛家的德道高人,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在何处?”

  一改先前咄咄逼人的样子,此时的无心道长倒像是有礼貌的道长一样。

  顾明台仍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他老人家现在在外面游历,该出现的时候,他老家自然会出现。”

  其实他也不知道他师父最近去哪里了,明明上次还说要在张家的旁边起一座房子住,到了没几天,他那师父又走的无影无踪,就连这次他跟小萌结婚,他那好师父也没出现,这可不像他师父会做的事,他现在还真的有点担心这个师父是不是碰到什么困难了。

  无心道长讪讪的笑着,“原来是这样,净尘师父是德道高僧,这神秘点是好的。”

  就在他们聊着天时,人群中突然有一个中年男人,长的尖嘴猴腮的样子冲着张萌这边冷笑了下,紧接大声开口道,“这位张同志,你身上还有刚才那种符纸吧,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好好的见识一下,照刚才的威力来看,你那符纸可是比清心观的观宅之宝道德清心符还要了不起啊。”

  好不容易脸色好了一点的无心道长顿时脸又变臭了,瞪了一眼尖嘴候腮的那个男人。

  “张同志,你身上居然还有那种符纸?你骗贫道!”无心道长生气的看向张萌。

  张萌心虚的看了看四周,得了,除了x异组织的成员外,看这些人望着她的眼神,那眼神一个个就像狼看着肉一样发着阴森森的目光。

  一想到这种局面是刚刚那个阴险男人给造成的,张萌先朝他瞪了一眼,然后慢吞吞的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血符递到了无心道长的手上,一副肉疼的表情道,“就只有这张了,没有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我的包让你们搜。”

  她是真的只有这一张了,总共才带了两张备用的,最后打算着要是真不够用了,她就就地取血再画就是了。

  不过现在看来,她还真的有点庆幸自己只带了两张血符出来。

  无心道长一接过这张符纸,马上小心翼翼的捧着。

  还没等他查看,他身后的那些人全部涌了过来争相着要一块研究这张符纸。

  “都退到一边去,让无心道长好好的研究。”就在大伙乱成了一团时,一开始那位穿着军装的老头子再一次开口。

  出人意外的是,那些能人异士好像挺给他面子,一个个相继往后退。

  张萌看着他眯了下眼睛。还没来得及等她收回,这个老头突然转过头朝她这边一看,弄的她一个措手不及,被他抓了个偷看的正着。

  不过好在这个老头只是看了她一眼之后,就什么表示,很快把目光收了回去。

  对这张符纸研究了一会儿的无心道长马上朝张萌看过来,“张萌同志,我能问一下这张符纵纸到底是何人所画的吗,用的是什么血画的?”

  张萌立即有点吞吞吐吐,“这个,这个我也不太知道,这张符纸是教我的师父画的,他画的时候我也不在他身边。”

  “你师父是哪个门派的,能说一下吗,或许贫道知道。”

  张萌呵呵了一下,左顾右盼的拖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啊,我师父他他从来不告诉我他是属于哪一派的,他说,他说这个世上已经没有门派了,他说,要是有人问我是属于哪一门派的,就告诉他,我们是属于无门派的。”

  无心道长拧着眉,因为他一听这个门派就知道是乱编的。

  这时候有人见这边得不到有用的信息,马上指指着另一个没开的石盒子,“无心道长,这个石盒子你开不开?”

  无心道长收好了手中的符纸,回过头,惭愧道,“不好意思,贫道开不了了,这次开这个石盒子贫道已经花了半条命进去,要是再开这个石盒子,贫道的这一条命就要搭进去了,恕贫道怕死吧。”

  “道长,你不开,我来试试,或许我行。”有一些不怕死的人走到石盒子旁边,拿起他们手中的法器去打开石盒子。

  结果这些人都被这个石盒子震出了门外,吐一口鲜血昏死过去。连续几人都这样,这下子再也没有人敢上前去妄想打开。

  穿着军装的老头子脸沉着开口向大家宣布,“这个石盒子暂时不开了,等无心道长的伤势完好,我们再举行开盒仪式。”

  很快,这个已开还有没开的两个石盒子都被一帮身穿军装的士兵给带出了大厅。

  这一场开盒仪式也算是正式结束了。

  正当大伙准备散了时,张萌扶着顾明台往外走,两人就快要出到门口时,突然那位尖嘴猴腮的男人拦住了他们两人的去路。

  “这位同志,我能问一下你家住在哪里吗,或许哪天我可以上门来拜访你们两位。”本来就尖嘴猴腮难看极了,这一笑,更加让人倒胃口。

  张萌看了一眼就把眼睛瞟向别处,冷淡道,“我们跟你不相识,你不用专门来拜访我们了,谢谢。”

  不等他回答,张萌马上继续扶着顾明台往他旁边走了过去。

  被拒绝了的尖嘴猴腮的男人回过头看着他们小两口相携着离开的背影,嘴角半咧,黑暗的眸中闪过算计的光芒。

  一直强忍着的顾明台一直到了上了送他们回去的车上时,终于忍不住了,一口血喷在车子上,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张萌吓的脸色大变,急的抓着他又摇又喊的,“顾明台,你不要吓我,你到底怎么了。”

  原本昏死过去的顾明台这下子又被她给摇痛回了一点神,慢慢的睁开了快要睁不开的双眼,嘴角带着一抹安慰的笑,“别哭了,我没多大事,就是受了一点伤,你让司机送我去医院就行。”

  看他终于醒了过来,张萌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朝送他们离开的司机吩咐了一声,“司机大哥,麻烦你送我们去医院,我男人受伤了。”

  “两位放心,我已经在送你们去这里最近的医院了,再过十分钟就到。”这个司机比送他们来的那位比较有感情,说话带着点人气。

  好不容易奥过了这难熬十分钟后,司机把他们送到了市医院。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事先交代过这边的医生还是怎么样,他们一来,马上就有这边最好的医生过来给顾明台治伤。

  经过了医生的一番检查,医生脸上难得露出了严肃表情,“这位同志身上肋骨断了三根,脾脏还有肺部也受了一定的损伤,需要住院治疗。”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