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七零当神婆 > 288让人闻名色胆的无陀山(1更)

重生七零当神婆 288让人闻名色胆的无陀山(1更)

  

  相对于她的不满,有悔倒是一脸平静的观察了一会儿这块玉佩,没过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看向张萌,“张萌同志,我能问一下这半块玉佩是谁的吗?”

  张萌刚想张嘴回答,突然一道声音抢在了她前面,“是我的。”

  顾明台从净尘和尚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随着他这一回答,在场所有人都朝他这边看了过来。

  “原来是顾同志的,不知道顾同志可不可割一点血放到这玉佩上去试一下?”

  有悔眼睛微微弯了弯。

  顾明台没有回答,只是眉头皱着走到张萌跟前。

  张萌马上跟他解释,“顾明台,刚才我用血试了下,我这半块把我的血给吸了进去,你试试你那一块,看看这块玉佩是不是认你的血?”顾明台立即把她的手指拿到眼前仔细的盯着。

  张萌见他眼中露出心疼,马上解释,“我没事,一点都不疼,别担心。”

  被忽略的师兄妹三人有不满的,也有尴尬的。

  “这有什么的,我们师兄妹三人也放了血啊,我们都没叫疼,不就是割开一个小小的伤口吧,又不会死人,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小灵嘟着小嘴道。

  顾明台放开了眼前受伤的小手,冷嗖嗖的眼神立即朝说话难听的小灵这边一扫,“你们跟她根本不能比。”

  小灵脖子一缩,这个男人的气势跟她大师兄好像呀,都让人有一种打从心里的畏惧。

  张萌嘴角轻轻一扬,抓过他手,“来,试一下,看看这块玉佩是不是要吸你的血。”

  顾明台一动不动的由着她去割。

  张萌舍不得割太重,只割了一个小小的口。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血比较多还是怎么回事。

  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可掉下来的血滴足足有四五滴这么多。

  就在这五滴血掉在玉佩上时,在场所有人都摒着呼吸盯着那五滴血珠子的变化。

  只见那五滴血珠子在剩下的那半块玉佩里转了一圈,然后就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消失在这块玉佩里面。

  “我没有看错吧,这玉佩居然把这五滴血给吸进去了。”

  小灵用力揉了下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在场所有人道。

  就在她话刚讲完,一道刺眼的白光从这块玉佩里面发了出来。

  放在桌面上的玉佩突然慢慢的飞了起来,在他们头顶上转了一圈之后,突然飞到了有悔男人身边,白色光芒一闪一闪的。

  “怎么回事,这块玉佩怎么一直在我大师兄跟前啊!”小灵一脸好奇的盯着它。

  顾明台眉头轻轻皱了起来,马上看向有悔,“你身上是不是带了那颗碧玉珠?”

  有悔一愣,马上把怀中放着的那颗黑碧玉珠拿了出来。

  “给我。”顾明台朝他一伸手。

  有悔看着他,左手紧紧握着这颗黑色的碧玉珠。

  “你想要干什么,该不会是想要抢我们的碧玉珠吧,我告诉你,这颗碧玉珠是我们南海的宝贝,任何人都不能拿走。”

  张萌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你说什么呢,我老公根本不是那种贪人便宜人,他要拿你们这颗碧玉珠,一定有他的意思,你别乱说行不行,小心我跟你急。”

  “你想要干什么,你要敢碰我一根手指头,我两个师兄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小灵得意的看了一眼她身边的两个师兄。

  就在这时,有悔左手一伸,看着顾明台说,“给。”

  顾明台表情松了下,接过了他手上这颗碧玉珠。

  小灵见状,激动的道,“有悔师兄,你干嘛把碧玉珠给他啊,这可是我们南海的宝贝!”

  “小师妹,我相信顾同志不是那种贪人便宜的人,我们看看他要咱们这颗碧玉珠究竟想要干什么吧。”

  有梅看着顾明台一笑。

  顾明台看了他一眼之后,马上把目光放在了飞在半空中的那块玉佩。

  只见那块原先还围在有悔头上的玉佩突然飞到了顾明台这边。

  “原来是这个意思,我明白了。”顾明台突然一笑。

  有悔也跟着一笑道,“我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想不到这块玉佩居然这么有用,看来我们这次寻找碧玉珠一定能很顺利的。”

  在场另外三人让他们两人的这句话给弄糊涂了。

  “这块玉佩只要发现碧玉珠,就会发亮,并且还会飘在碧玉珠的上方。”顾明台跟张萌简单的解释道。

  在场的人一听,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后来他们又发现这个玉佩只要发半个小时的光就会自动熄灭。

  时间很快就过了两天。到了小两口跟南海师兄妹三人约定出发的日子。

  一大早,小两口不敢吵醒家里的人,连早饭都没吃,一人背着一个背包就从家里下来,直接走到了军区门口。

  小两口到的时候,南海师兄妹三人开着一车汽车停在那里了。

  “两位早。”张萌跟顾明台一过来,作为大师兄的有悔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

  “你们早。”张萌也跟他们三人打了声招呼。

  打完招呼,小两口就坐在了车后座上。

  车子缓缓开起来。开了没多久,顾明台突然问道,“咱们这是准备要去哪里?”

  “无陀山。”坐在副驾驶上的有悔接着道。

  张萌见人家都有了目的地,也就没再继续过问。

  开了半天的车,他们的午饭是在车上解决的,每人分了一个馒头就当作是一顿午饭了。

  下午又开了半个小时后,坐在副驾驶上的有悔突然转过头来道,“张萌同志,顾面志,不知道你们身上的那块玉佩我能不能再看一遍?”

  张萌没有马上回答他这句话,而是先朝顾明台这边看了一眼,见他点了下头,这才把背包里放着的那块玉佩拿给他。

  有悔马上道了一声谢,紧接他从身上掏出一张很破的纸放在那块玉佩上面比划了下。

  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他肯定的讲话声,“有悟,前面经过一段桥时往右边走就行了。”

  开着车的有悟点了下头。

  张萌见状,好奇的问道,“有悔同志,你手上刚刚拿着的那张纸是怎么回事?”

  有悔一笑,把这张旧纸往后面一放道,“这张纸是我师父在我们师兄妹三人临走时交给我的,说是能帮我们找到碧玉珠,前两天我看完了你们的玉佩之后,回到招待所,这才发现我师父交给我们的那张纸上的地图跟你们玉佩上的几乎一样,刚才我也是碰一下运气,没想到还真的对上了。”

  有了正确的行驶地点。

  汽车很快出了y省,然后一路往东走。

  在汽车走到平坦的路上时,有悔突然回过头道,“两位,接下来可能要委屈你们两位了,从这里到无陀山要到三天的路程。”

  张萌一听要坐这么久,心里惊了下,只好靠在身边男人的肩膀上,先好好的休息一下。

  接下来的三天里,汽车走走停停的,终于在傍晚的时候进了一个充满人烟的村庄里头。

  车子一进村里,马上惹来了不少这个村子里小孩的追逐。

  汽车在村子里开了没多久,在村子一处空荡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么大一辆汽车进村,立即惹来了这个村子最高权利的注意。

  走过来的是一位中年男人,皮肤黝黑,腰袋上还别着一个烟斗,“你们是谁,进我们这个村子干什么?”

  有悔笑眯眯的走上前,先是递了一根烟,中年男人一看这根烟,态度一下子好了不少。

  中年男人接过来后,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到耳后根放着,现在这个年代里,连个烟丝都难抽的很,更别说这一根的烟了。

  “这位大叔,我们是来自别省的药材,我们听说这无陀山有药材可以采,我们这次过来看看,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熟悉无陀山地形的猎户。”

  中年男人一听他们要去的地方,脸色变了下,语气都有点抖的样子,“你们要去无陀山啊,好好的怎么会想到去那种地方啊。”

  站在一边的张萌发现他们说到无陀山这个名字时,不仅是这个村长的脸色变了,旁边那些村民们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看起来他们好像对这个地方很不喜欢一样。

  有悔迟疑了下后,马上一笑,接着道,“这不是听说无陀山的药材很好吗,我们是搞药材的,当然是哪里有好药材往哪里来了。”

  村长低着头不说话。

  有悔见状,继续道,“如果有人愿意陪着我们去无陀山,我们愿意花一天一块钱请人。”

  旁边的村民们一听一天一块钱,大伙的脸色立即换成了惊讶。

  一天一块钱啊,他们这些在农村里活着的人,一个月都赚不到一块钱啊。

  现在人家居然愿意花一天一块钱来请人带他们去无陀山,顿时有不少村民们的心思都活泛起来。

  “我愿意带你们去。”就在这时,一道男声从村民群中响起。

  不少村民们马上朝这道声音的主人看过来。

  “于猎户,你疯了,你居然要去那个地方,你不怕诅咒了是不是?”村长脸红激动的对着刚才喊要去的男人大声道。

  于猎户满脸通红的讲道,“村长,我这也是没办法,我家里的孩子四五个,这每天有一顿没一顿的吃,我们大人可以少吃几顿,可是他们还小,他们不能饿啊,这我要是有了这一天一块钱,我那五个孩子就都能活下去了。”

  在场的村民们听完他这句话,一个个难过的低下头。

  现在的日子真的是越来越难过了,家里吃的比水还要稀,孩子们一个个饿的面黄饥瘦,想想,他们这些当父母的心就疼。

  一提到这种困难的生活,在场的村民们一个个难过的低下头。

  有些甚至还偷偷的抹起了眼泪。

  村长也是难过的把头撇到一边,然后道,“我不管了,你要去就去吧,只希望你能带着他们平安的回来就行了。”

  于猎户对着村长重重的道了一声谢之后,然后转过头看向有悔这边,“我愿意带着你们进那个无陀山,不过你们要说话算数,一天给我一块钱,而且我还有一个要求,你们可不可以先付五天的钱给我,我家里现在急需要用钱买粮食。”

  刚才他们那副绝望的表情,有悔心里看着也难受,所以当于猎户一提这个要求时,他很快就答应,“当然可以,这是五块钱,你拿回去吧,我们明天一早出发。”

  “还有,我想在这里找一个住的地方,吃住一晚,我们五个人给一块钱的吃住宿费。”

  他这话一落,不少人举起手来表示他们家能住人。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