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一夜沉婚 > 第107章 连她的头发都该属于他!

一夜沉婚 第107章 连她的头发都该属于他!

  

  对于景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新病房,沈若初一点也不奇怪。她只是不愿意看见他!可这病房里一共就这么大的地方,她不能动弹躲都躲不了。最后脑袋一抽筋儿,冷哼一声直接闭上了眼睛。

  景焱虽然距离有些远,可沈若初这微小的动作却仍旧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他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一边往前一步跨进屋内,一边回手关上门,却站在那儿没动。他目光如炬,直视着谭家辉,眼睛里的意思不言而喻:没你什么事儿了,识相点儿赶紧走人!

  谭家辉像是没看见景焱眼中那无声的驱赶,甚至干脆把眼前这个人都当成了空气。他转头看了眼病床上双目紧闭的沈若初,对于她这种幼稚到极点的鸵鸟行为有些啼笑皆非。“初初……”他叫了她一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谁知话未出口便被手机铃声打断。

  这一次的电话,是他大嫂打来的。只讲了两句,他说了声“马上”便匆匆挂断电话。

  沈若初隐约听见了一点动静,她把一只眼睛掀开一条小缝儿,不等谭家辉开口便说道:“二光,你回去照顾阿姨吧。我真的没事的!”尽管她不想单独面对景焱,可总不能自己的私事儿拉上别人夹在中间。别说她和谭家辉之间是他单方面喜欢她,就算两情相悦甚至是情侣关系,凡事也得分个轻重缓急。

  谭家辉有两秒钟的犹豫。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那你好好照顾自己。”说完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衣快速穿好,抬脚往外走去。

  和景焱擦身而过时,他步伐稍有停顿,还是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是男人就照顾她!”

  景焱用余光斜视一眼,薄唇微启吐出四个字,“不劳费心!”

  不算宽敞的病房里少了一个人,有一瞬间显得冷清不少。冷清得景焱无比舒心。他回身将门锁锁上,这才举步走到了病床边。

  沈若初已经又闭上了眼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装“尸体”。

  景焱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会儿,随后伸手轻轻摸了两下她胳膊那层厚厚的石膏,低声问道:“还疼么?”

  她不声不响地,连眼睫毛都没颤一下。

  景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若初,你不睁眼看我,难道我就不存在了?”

  床上的人没反应。

  景焱深沉地目光在她白皙恬静的面庞上徘徊两圈,最后落在了她微微敞开的衣领上。小巧的锁骨一览无遗,一根细细地银链子躺在上面,内衣的肩带儿隐约露出个花边。

  这种若隐若现的风情显然更加叫人心痒难耐。景焱喉头滚了滚,燥热感升腾而起的同时又夹杂了一丝愤怒。这样的精致,谭家辉刚刚应该也看到了吧!

  他的女人,就连一根头发丝都应该只属于他,怎么能被其他男人窥探了去!

  英俊的面庞染上一丝阴沉。景焱薄唇紧抿,下一秒忽然低头狠狠吻上了那两片柔软红润的唇。与此同时,冰凉的手指也抚上了她的颈窝。

  沈若初激灵着瞪大了双眼,顿时因为寒冷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景焱会做出这种事的。

  这一吻掠夺意味十足。甚至带了几分凶狠的戾气。

  那一瞬间,她有些被震慑住了。等到反应过来时候,却已经被完全压制着,反抗不得。而他巧妙地避开了她所有的伤处,力道恰好,既不会让她伤上加伤,更不会让她有半分反抗或是逃跑的机会。

  这一吻持续了许久……久到沈若初以为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他总算是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

  新鲜的空气大量涌入时,沈若初只觉着所有意识都变成了一片空白。而她瘫软在病床上微微气喘的模样落在景焱眼里,却让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八个字……艳若桃李,媚眼如丝。

  心里那头野兽似乎有些不受控制。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几乎是用尽所有的意志力在隐忍着。

  “我有东西给你,落在车上了。你乖乖等我回来。”说完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又嘬了两口,他高大的身躯弹跳而起,仿佛逃避一般大步离开了。

  病房的门开了又关。直到景焱离开足足有3分钟的时间,沈若初才终于将短路的大脑重新接好。

  然后,她又迎来了新的一批客人。

  …………

  谭家辉之前在电话里有说过病房号码。所以沈行之到了医院之后就直奔目的地。

  因为旁边还有个夏可可,他为了维持风度才没有习惯性地破门而入。可站在外面敲了半天门也没听见里面有动静儿。便抻长了脖子从门玻璃往里看了眼,觉着里面那人十有**是沈若初后,直接拧动了门把手。

  嗯,很好,没锁。

  于是,当沈行之推开病房门的时候,就看见他那亲妹妹半靠在枕头上,衣衫不整发丝零乱。纤细的指尖正摸着自己的嘴唇,两只眼睛直勾勾的,写满了春天的颜色。

  ****!谭家辉这货这是终于下手了么!这是沈行之的第一反应。

  而紧跟在他身后的夏可可则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惊讶地瞠目结舌……那个没素质的女患者,竟然是黑心律师的妹妹!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她这“啊”的一声惊到了那对兄妹。两个人四道目光,同时“唰——”地集中在夏可可身上。沈若初蓦地清醒过来,然后几乎是不经过大脑的,指着夏可可直接来了一句,“我去逗比沈,你怎么连小萝莉都不放过!”

  夏可可一张小脸儿“腾”地红成了苹果。她因为昨天的事本来对沈若初印象就不好,这下更是气得不行。却又不好太过分,只好板着脸说道:“小姐,请你说话注意一点!”

  “咳!”沈行之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解释,“初初,你别乱说话。夏小姐是我的当事人!”他回身扯住夏可可衣袖将她拽到自己身边,丝毫不觉着自己这种行为已经超越了律师和当事人的关系,“来可可,这就是我妹妹……”

  “我们昨天见过!”不等沈行之把话说完,夏可可便没有好气儿打断他,“这位小姐昨天还让我滚来着。”

  “啊?!”沈若初惊讶地怔住,随即看着夏可可写满愤怒的小脸儿笑了出来,“小姐你确定那人是我?我……”她想说“我又不认识你”,却突然住声。若有所思地沉默两秒后,沈若初犹豫着开了口,“我们两个好像是见过。”话刚出口,恍然大悟,“啊!哦!我想起来了,是你……”昨天她又疼又憋屈,简直快被景焱气出神经病来了。当时也没太注意那个被她迁怒的护士长得什么样,这会儿见了面倒是能想起来了。

  只不过这小护士怎么和沈行之搅合到一起的?!这一点多少让沈若初觉得匪夷所思。她和沈行之从小一起长大的,那逗比转转眼珠她就知道他准备使什么坏水儿。什么夏小姐是他的当事人,这话糊弄外人还成。对她没用。

  不过不管怎么样,昨天那事儿总归是她迁怒了人家。更何况她有预感,这姑娘以后极有可能会发展成自己人。

  于是,沈若初笑眯眯地向她道歉,“昨天……真的是对不起啊!我实在是被我前夫气得……迁怒到你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沈若初主动道歉而且态度极其良好,夏可可觉着自己再计较什么就小肚鸡肠了。更何况她弟弟的案子还得靠人家哥哥帮忙。那家工厂的负责人也是个无赖,她之前请了两个律师都被威胁过,只有沈行之敢接手。

  “没什么。”她冲着沈若初笑了笑,随即忽然想起什么,“那男的是你前夫啊!”这一嗓子声音不低,夏可可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我我我”的半天,也没想到补救办法。

  沈若初倒是毫不在意,看着对方尴尬的模样,她大方地点点头,“对,我前夫!”

  “行了。昨天的事儿就过去吧。”一直沉默在旁沈行之终于适时出来和稀泥。他冲着沈若初眉梢一挑,笑的有些别有深意,“既然是自己人,以后还得互相照应。”说完偏头看向身旁的夏可可,“是不是可可?”

  “啊?哦!”夏可可傻愣愣地点点头。丝毫没有注意到那对兄妹间的眼神交流。

  差不多少了,沈行之也不再调侃。大致的情况谭家辉电话里已经交代过。他走到沈若初近前,抬手在她的石膏手上敲了敲,问道:“家辉呢?”

  “他妈妈那边有事回去了。”沈若初意识到逗比哥哥可能还不知道谭夫人住院的事,便简单解释了一遍。

  沈行之听完皱了皱眉,“等下我去他那边看看吧。”

  “嗯。”沈若初点点头。

  “对了。”沈行之忽然想起什么,“初初,安化仪器你知道么?”

  “安化仪器?那是什么?”沈若初疑惑,“好像有点印象。是生产精密仪器的?”

  “对,就是那家。”沈行之沉吟了两秒,“我记得好像是华景旗下的公司……”然后话未说完就被推门进来的人打断……

  “那家工厂是华景一家子公司旗下的。有什么不对么?”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