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八零之女首富养成计划 > 第285章 费厂长的地下情人

重生八零之女首富养成计划 第285章 费厂长的地下情人

  

  正屋进门就见一个大案子,上面放着很多布料和图纸,靠墙边一溜是衣架,上面挂着各色时装。

  秦小鱼看得眼睛发光,一件一件拉过来找亮点。

  “请问您要做什么?”郑师傅扶了一下眼镜,瞄了一眼秦小鱼空空的两手。

  “秦小鱼?”门口传来一声断喝,费厂长扎着围裙出现了,她的手里有一碗萝卜汤。

  “费厂长?”秦小鱼虽然有猜测费厂长和郑师傅有点关系,可没想到能这样面对面,还是有些吃惊。

  “你竟然找上门来,你要不要脸了!”费厂长气得全身发抖,就差把汤扣到秦小鱼脸上了。

  听到费厂长叫秦小鱼的名字,郑师傅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来都有耳闻。

  “郑师傅,我想跟您谈谈合作的事。”秦小鱼不想在费厂长身上浪费时间。

  “你滚,这里不用你谈,你把我的厂子都谈跑了,又跑这里来谈,你滚!”费厂长一急之下还真把碗给撒出来,没想到郑师傅上前一步,挡在秦小鱼前面,汤汁一点不剩全扣到他的身上了。

  “哎呀!老郑你干什么!烫到没有?”难得费厂长这个大老粗,还有细心的一面。

  “你呀,太鲁莽,这一屋子的衣服,溅上油怎么办。”郑师傅气哼哼地说着把衣服扯下来,身上的皮肤都烫红了。

  “唉呀妈呀!快抹大酱,哎呀没有,酱油!我取酱油!”费厂长当时就麻了爪儿,扎着手乱转,说的都是不管事的民间土方子。

  “快用凉水冲洗,快呀!”秦小鱼忙叫道。

  她把郑师傅推到门口,费厂长拎着一瓶酱油从厨房冲出来。

  “凉水在哪?”秦小鱼喝道。

  “在,在厨房!”费厂长呆呆地答。

  秦小鱼低头看到地上有一段水管,那边应该接着水了,是浇地上刚种不久的花的。她拿起水管,对费厂长断喝一声:“开水笼头!”

  这次费厂长听话,冲进去把水笼头打开。

  秦小鱼对着郑师傅的身上猛喷,这是地下水,水温很低,很快就把郑师傅身上冲得红红的一片,裤子鞋也湿了。

  “应该没问题了,快换衣服吧,别感冒,注意观察,如果明天有破皮的地方,就去买一管万金油回来涂上。”秦小鱼见今天没法谈了,就把他们留下收拾残局。

  从郑师傅家出来,秦小鱼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也湿了,四月末的夜风还是很凉的,冻得她打了一个哆嗦,可是心是暖暖的。

  周行妈见她的狼狈样吓了一跳,家人都吃过饭了,给她留了在饭厅的桌上。

  秦小鱼也是真饿了,换衣服下来就开始大吃大喝。她囫囵吞下一个花卷,才发现有点不对劲,抬头一看,周行妈,周司令,含含和小妹四人都盯着她。

  “看什么?”秦小鱼有点慌。

  “没事,吃吧。我上楼了。”周司令忙起身,含含也跟了上去。

  “一天没看到你,都想你了。”周行妈笑了笑。

  “有时间,我还会早下班的。”

  “对了,唐文文把电话打到家里来找你,好像是通知你五一开业的事,你还是要去省城吧?”周行妈想起重要的事。

  “看样还要去一趟,这次很快回来的。”

  秦小鱼这次是把周月和谢兰花一并带上去的省城。

  谢兰花原来风光时,也曾到处跑,可没有秦小鱼这般待遇。再看专柜从设计到摆放,都是又新潮又好看,眼圈湿了一次又一次,这也算是她的事业第二高峰吧。

  秦小鱼处处把谢兰花推在前面,剪彩时也让她站在了中间,她自己反倒站在不起眼的最后一名,可是闪光灯似乎都盯着她闪。这样一个娇俏的小女子,太适合做封面报道了。

  说好的一天就返回去,这一天的行程也是紧赶慢赶的,为了赶上午10点58分剪彩开业,她和谢兰花坐的是早车,凌晨三点多就上车了。

  剪彩过后是聚餐,她跟第一百货的领导吃过饭,算是熟人了,谢兰花那是见过大场面的,很快就如鱼得水,也让她得了片刻轻闲。

  下午又去商场看了一下销售情况,唐文文和两个营业员忙得不可开交,她就去帮了一下忙。

  “秦厂长,我还到处找你,来一下。”蒋浮生不知从哪钻出来。

  “有事吗?”秦小鱼见他身边多了一个年轻女子,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日月服饰出品,她长了一张标准的北方脸,鹅蛋脸,浑圆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是个美人坯子。

  “这是我同学,孙巧丽,是记者,她想采访你一下。”蒋浮生介绍道。

  “他这人,就会两边说好话,明明是他求着我来做采访的。”孙巧丽跟蒋浮生关系不一般,直接没甩他面子。

  “好啊,我们出去找个地方聊一下,谢谢你蒋经理。”秦小鱼可不管什么态度不态度的,她要宣传,自己找还没门路呢。

  专柜上的货越来越少,尺码已经断档,抢购的人也少了些。

  秦小鱼拉上唐文文带着她们去了对面的咖啡厅。

  “听小蒋说了一些秦厂长的情况,很传奇的人物,从一个纺织厂女工,成为一个服装厂的厂长,很不一般嘛。”不知怎地这位孙记者的口中醋味很浓,秦小鱼一品便知。

  “过奖了,托了政策的福,是改革给我助力,才走到今天的。”秦小鱼会讲话,这些直接可以写进稿子里,孙巧丽马上对她刮目相看。

  因为晚上还有安排,所以采访进行的很快。孙巧丽记了密密麻麻一大本,素材是够了。

  “文文你别吃这个,有麻椒,怕你胃疼。”蒋浮生贴心地用筷子一拦,把唐文文给截胡了。

  “哟,看不出来,小蒋你还两面派,当初谁说的,不婚主义者,不想赔老婆孩子浪费青春的,是男人就要做事业,怎么现在变了一个样儿!”孙巧丽的眼睛有点窜火。

  “关心同志,有什么不对。”蒋浮生被她说得尴尬了。

  “就是,关心同志吗?我是专柜的负责人,也是他的手下,他关心一下也没毛病。”唐文文笑了笑说。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