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 > 第745章 大结局:婚礼(完结)

宠婚缠绵:溺宠甜妻吻不够 第745章 大结局:婚礼(完结)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海边已经搭建好了婚礼的场所。

  一片花海。

  陆御铖今天早上凌晨四点钟到的,然后开始让人准备,现在,现场已经全部搭建好。

  空运过来的鲜花,让这个海滩变成一片粉色和白色。

  两边的座椅上,已经坐满了宾客,人并不多。

  是陆御铖这么多年来,兄弟,朋友,亲人。

  还有叶老爷子临时从京城叫过来的娘家人。

  所有人都看着通道的劲头,等着今天盛装的新娘。

  陆御铖心急如焚。

  他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

  哪怕已经确定,那个女人过一会儿就会走出来,就会来到他的身边,就会真的嫁给他。

  他依旧着急。

  兰霆宇作为伴郎,在一旁嗤笑:“哥,会不会嫂子后悔了?要不要我帮你去看看?”

  “闭嘴!”陆御铖怒斥。

  兰霆宇撇撇嘴,准备缩回去。

  但是下一秒,却听到:“去看看。”

  “得令!”兰霆宇一路小跑地过去了。

  “怎么还不出来。”陆御铖心中咕哝着。

  叶斯年还没有跑过去。

  便看到顾浅挽着叶斯年的手臂出来。

  顾浅的亲生父亲身体太差,不能过来。

  养父顾长河已经去世了,所以,让叶斯年充当父亲的角色,送她。

  陆御铖看着顾浅,眼前一亮。

  他还没有见过顾浅穿这件婚纱,当时看到这件婚纱的时候,也只是潜意识里觉得,顾浅穿上,一定会很好看。

  现在看来,何止是好看!

  俨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再比得上顾浅。

  他真是爱惨了这个女人。

  他握紧拳头,手心中都是汗水,心中无比的紧张。

  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顾浅慢慢走向陆御铖,隔着头纱,看到陆御铖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

  他瘦了,但是依旧高大,依旧英俊。

  看着就让人心里踏实。

  她忍不住脚下加快了速度。

  叶斯年忍不住想笑:“别着急,马上。”

  顾浅忍不住红了脸,怎么就这么着急了,太丢人了!

  叶斯年将顾浅送到陆御铖手中,什么话都没有说,还没有把手递过去,顾浅自己就扑上去,抱住陆御铖。

  叶斯年一头黑线,笑着摇了摇头。

  下面的人也一阵哄笑。

  顾浅红了脸,心中暗暗吐槽自己。

  都说了不要着急了,还着急什么啊!

  陆御铖笑着说道:“这么急着要嫁给我啊!”

  顾浅轻轻呸了一声:“谁着急了!”

  陆御铖轻笑,拉着顾浅走到神父的面前。

  神父说道:神父:“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陆御铖:“是的,我愿意.”

  神父:“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陆御铖笑着说道:“我愿意。”

  神父转而看向顾浅:“新娘……”

  顾浅一直眼睛都在陆御铖的身上,眨眼都不想眨一下。

  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帅的人。

  他刚才应该还去刮了个胡子,做了发型,实在是太帅了。

  怎么看都看不够。

  她一直都沉浸在花痴当中,听到神父叫她,猛然回神,竟然“啊”了一声。

  下面宾客哄笑。

  顾浅这才发现自己出丑了。

  连陆御铖也跟着笑了起来。

  顾浅咬着唇,脸红得一塌糊涂。

  她赶紧说了一句:“愿意的,我愿意的。”

  一定是刚才没有听到神父的话,她跑神了!

  她想要挽救刚才的局面,但是没想到,刚说完我愿意的一瞬间,下面笑得更厉害了。

  顾浅有些慌了,不明所以地看着陆御铖。

  她做错什么了?

  神父也忍不住想笑。

  陆御铖的手指在顾浅的手心挠了一下,笑道:“别着急。”

  神父接着说道:“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顾浅这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儿。

  她红着脸,点头“我愿意.”

  神父:“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顾浅抬头,看着陆御铖的脸,咧嘴一笑:“我愿意。“

  她怎么能不愿意。

  好像这一生,都没有这么百分百心甘情愿地做一件事情!

  “我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顾浅这边,舒薇站出来。

  陆御铖那边,苏思明过来。

  分别递上戒指。

  顾浅的无名指上,除了早上戴上的订婚戒指,现在又多了一枚婚戒。

  婚戒的样式比较简单,因为跟陆御铖的是一对儿,所以简洁不少。

  两人互换戒指之后。

  神父道:“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顾浅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着头。

  陆御铖一把撩起顾浅的头纱,略一矮身,低头钻到顾浅的头纱中,吻住她。

  顾浅愣了一下,便被陆御铖亲上了。

  她忍不住勾住陆御铖的脖子。

  宾客站起来,热烈鼓掌。

  只有一个人,没有站起来。

  在宾客席最后面的楚风,远远地看着他们。

  他什么都没有说,微微勾唇。

  他翻开手心,看着手中的金锁,笑着摇头。

  陆御铖真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让人送这个过来,说什么不是顾浅的东西,顾浅不要。

  还说什么,既然是顾浅的哥哥,就拿着这个,怎么说都是顾家人。以后,顾浅会叫他一声哥。

  真是一点儿亏都不吃。

  把他推到哥哥的位置上,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再没有任何别的想法。

  真是精明啊!

  楚风笑着,把金锁收起来。

  跟着众人一道,拍着手。

  既然你已经决定嫁他,我就一生当你的哥哥,做你的后盾。

  ……

  顾浅和陆御铖婚礼的消息,有专门的媒体发了消息。

  陆京市近一个月来,都没有什么陆御铖的消息,此刻,炸开了锅。

  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甚至连路边的餐厅,都有电视在播放这个炸雷一般的大新闻。

  一个小女孩儿一边吃着薯条,一边看着电视。

  突然,她说:“那不是我爸爸么?”

  有人回头,看着她,忍不住嗤笑:“小姑娘,他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的爸爸!”

  小女孩儿突然发火,拿着手中的可乐,摔到了地上。

  客人吓了一跳,狠狠蹙眉,嘴里还说着:“这是谁家的熊孩子。”

  小女孩儿旁边的男人赶紧抓住她的手,然后给客人道歉。

  “对不起,小孩子胡说。”

  小女孩儿不乐意:“向叔叔,那个是爸爸,妈妈跟我说的。“

  抱着小女孩儿的男人,是陆氏设计总监向怀远,

  他叹了口气,道:“那个不是你爸爸,等会儿,你爸爸就过来了。”

  小女孩儿疑惑:“那我妈妈呢,向叔叔,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了。”

  向怀远语塞。

  他没有办法解释,那个不是你妈妈,只是和你妈妈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正在这时,餐桌面前坐下一个男人。

  他看着小女孩儿,眼前一亮,“小宝儿!”

  向怀远打招呼:“秦三爷。”

  秦逸扬的没有理他,只是对小女孩儿伸手,“小宝儿,到我这儿来!“

  小女孩儿十分抵触,抱着向怀远的脖子。

  向怀远有些无奈地说道:“小宝,这是你爸爸。”

  小女孩儿有些疑惑:“爸爸?”

  秦逸扬以为是在叫他,便忙不迭地点头:“对对,到爸爸这儿来。”

  小女孩儿却转头,扑到向怀远的怀中:“他不是我爸爸,不是!”

  向怀远一脸无奈。

  “她妈妈离开了,所以,有些怕生。”

  秦逸扬却是冷着脸:“那不是她妈妈,那个女人,不过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女人。她把小宝带成这样,我还没有跟她算账!当年她对念情做的那些事情,令人发指。我想想,都想亲手弄死她。不过到被陆御铖抢了先。”

  向怀远叹了口气:“秦三爷,没有必要了,现在孩子最重要。“

  “小宝需要的骨髓,我会帮她找的,我已经……”

  “御铖说了,会帮你们找,孩子虽然是白一梅带大的,但是也是白念情的骨肉。念情照顾御铖几年,御铖还是知恩图报的。”

  向怀远的话,让秦逸扬有些意外,“你说陆御铖知恩图报?我不相信。陆御铖那种瑕疵必报的人,不可能!“

  他眯着眼睛,试探着问:“向总监,你当年默默喜欢念情多年,白一梅顶着念情的名头回来,第一个就找的你,你帮她找房子找工作……”

  向怀远面上微微僵硬。

  秦逸扬接着说道:“是你求了陆御铖吧,你用什么条件,让陆御铖帮忙给小宝找配型的骨髓?”

  向怀远笑道:“没什么,反正不亏。”

  不过是一辈子在陆氏而已,长期饭票,稳定工作,挺好。

  他摸摸小宝的头发,叹气。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都是为情所困之人,不管付出什么,都甘之如饴,不是么?

  他们看着电视里面的陆御铖的婚礼,两人正在拥吻的画面。

  秦逸扬狠狠咬牙:“你说他,怎么就命这么好?”

  ……

  同样的话,也从另一个人的嘴里说出来。

  司莫萧看着电视上播放新闻,喃喃自语:“他怎么命这么好?”

  病房的外面,还传来苏沫璃的哭声。

  “大哥,为什么非要这个时候,要带走莫萧。为什么!他身体很差,为什么要这样!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亲生妹妹,为什么你帮陆御铖,你不帮我!你就不能帮帮我么!莫萧以前让你帮过忙么?一次都没有,你为什么不放过他!”

  苏瑾深被闹得头疼。

  “不是我不放过他,是法律。如果我不能秉公处理,我还配穿这身衣服么!”

  他说着,就要往里面走。

  苏沫璃却拦住,不让他进:“你要带走莫萧,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苏瑾深郁闷至极。

  怎么摊上个这么死心眼的妹妹?

  这时,病房门开了。

  司莫萧出来,拍拍苏沫璃的肩膀。

  苏沫璃回头,看到他,抱住他,“莫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司莫萧轻笑一下。

  苏沫璃愣住了,司莫萧很少跟她笑的。

  “沫璃,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我。”司莫萧握住苏沫璃的手,一点点掰开,推开她:“我对不起你。”

  说完,他走向了苏瑾深:“苏局,走吧。”

  苏瑾深十分无奈,带着司莫萧离开。

  苏沫璃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

  顾浅在婚礼上,完全不知道婚礼之外发生了什么。

  她满心满眼都是陆御铖。

  所有人都在祝福他们。

  她简直开心得冒泡。

  陆御铖握着她的手,在香槟塔上倒着香槟,她甚至还傻傻地端了一杯。

  陆御铖笑着拉她回来:“这个你不能喝,你今天是怎么了?”

  顾浅搂着陆御铖的腰,“我不知道,陆御铖,我真的太开心了。开心得想要转圈圈怎么办?”

  陆御铖挑眉一笑:“怎么不可以?”

  说着,他往后面退了一步。

  “美丽的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顾浅歪着头:“当然。”

  悠扬的音乐声响起,竟然是那首“爱之喜悦”。

  陆御铖挽住顾浅的手,翩然起舞。

  他们旁若无人。

  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顾浅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但是,当天晚上,顾浅就不这么觉得了。

  酒店的新房里面,传来带着哭腔的声音。

  “陆御铖,你混蛋,我要跟你离婚!”

  接着,又是一声不能自控的低吟。

  “你你你,不许……那里!”

  顾浅泪眼模糊,看着陆御铖,委屈极了。

  哪里来的饿狼?

  听苏思明说,他身体还没好透呢!回来还昏迷了两天才醒,而且还瘦了这么多。

  怎么对这种事情,这么大的兴趣!

  陆御铖一挑眉:“我都没有来真的,你就累了?看来你真是生疏了,浅浅,以后我们要勤加练习才行。”

  呸!谁要跟他练习这种事儿啊,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当然了,她也没有见过别人。

  但是这么不要脸的人,绝对世上少有好嘛!

  她欲哭无泪:“我肚子里有宝宝,你不能乱来。”

  陆御铖摸着已经很明显鼓起来的小腹,没有说话。

  “我我我,我身体不好,你也不好,不要了,睡吧!”

  顾浅说着,忍不住朝着床边缩去。

  陆御铖一把将她抓过来,给她盖上被子,道:“好啊,你睡,我自己来。”

  说得好像是真的一样。

  但是她突然感觉不对劲。

  陆御铖怎么钻被子里去了?

  “陆御铖,你混蛋!”她又哭了。

  门口,舒薇非常八卦地蹲在那里听着,她低声问道:“浅浅怀孕了,没事儿吧。”

  苏思明一挑眉:“没事儿,我可是妇产科医生,我都教过御铖了,稍微控制着点儿没事。而且现在小嫂子处于激素不稳定的月份,需要这么调节一下。”

  苏思明言之凿凿。

  舒薇也跟着点头。

  两个人好像在搞学术研究一样,偷偷听响。

  叶斯年看着他们聚在一起,就来气。

  他上前,把舒薇拉走:“你是不是有病,别人房事你也要听!”

  舒薇一挺胸,“怎么了!古代都有听响的,这么光荣的传统难道不该继承?”

  “你还想继承?难不成以后你生孩子,也准备让她这么干!”

  舒薇一脸无语。

  这货是不是有病!

  她就是听个八卦而已啊,怎么就到以后孩子也继承了,未免思维太跳脱。

  但是舒薇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斯年的话,一语成谶。

  ……

  六年后。

  叶家的小公主做客陆家。

  半夜的时候,她偷偷跑出来,敲响了陆家小少爷的房门。

  陆浩擎揉着眼睛,看着她,有些无语。

  这个表妹,是舅舅家的女儿。

  年纪小小,却是非常闹腾。

  这大半夜的,又来干什么?

  叶小舒拉住陆浩擎,把他拽到主卧的门口。

  那是顾浅和陆御铖的房间。

  “哥哥,哥哥,姑父好像在打姑姑,姑姑都哭了。”

  房间里面,传来顾浅娇弱的哭声。

  “陆御铖,混蛋!你给我起来!”

  “不行,浅浅,今天说好了,你在上。”

  顾浅怒道:“你不起来,我起。”

  说着,就要起身。

  陆御铖一把按住她……

  顾浅狠狠地在陆御铖的脖子上来了一口,“你个大混蛋!”

  “但是你喜欢。”陆御铖嗤笑,他在顾浅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快点儿,浅浅,已经这么晚了,明天,还要早起,明天舒薇他们过来接女儿,你难道想起不来,让你的闺蜜笑话你。”

  顾浅气得不轻。

  自己在舒薇面前早就没有脸了,都是拜他所赐!

  新婚夜被舒薇听了墙角,这么多年,一直都拿揶揄她。

  她还要什么脸。

  顾浅无奈,只得坐起来,慢慢动着,想要把陆御铖赶紧打发了。

  门外,叶小舒眨眼看着陆浩擎,“哥哥,为什么姑父打了姑姑,还说姑姑喜欢?”

  陆浩擎一脸无语,伸手打了个哈欠。

  “你还年轻,以后,你就懂了。”

  说完,背着手回自己的卧室了。

  他心里在滴血。

  谁没有当过妈妈心肝儿肉儿啊,谁没有被妈妈哄着睡过啊。

  但是自从他说想要小妹妹之后,再也没有这种待遇了。

  大魔王爸爸把妈妈给抓走了。

  他也敲过门,还被大魔王爸爸黑了脸,让他回屋赶紧睡。

  第二天他问妈妈,有没有被欺负。

  妈妈却红着脸说没有。

  算啦,大人的世界,好难理解。

  这么大的两个人了,竟然还半夜打架。

  算了,他们开心就好,作为贴心小宝贝的他,只能忍忍了。

  叶小舒那么蠢丫头,早晚也会被叶斯年舅舅黑脸的。

  孩子们的疑问,顾浅不知道。

  她只知道,陆御铖虽然欺负她,但是,会抱着她睡,从来不分开。

  这几年,陆御铖陆氏越来越好,不止是全球知名企业,甚至连顾浅的“等你”工作室,也开得有声有色,成为时尚摄影界的头一把交椅。

  她做得很好,越来越能配得上陆夫人这个角色。

  当年那些无聊的黑料,谩骂,似乎像是潮水过去的沙滩,干净如初。

  但是顾浅知道,这些,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

  她这辈子,最大的成功,就是现在躺在她身侧的这个男人。

  陆御铖已经睡熟,好像梦到什么,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浅浅,浅浅……“

  “我在这儿。”顾浅回抱住他。

  这几年,陆御铖偶尔还是会做一下噩梦,梦到她不见了,离开了。

  如她一样。

  她也是如此。

  但是睁眼的时候,看到怀中的人,就会心安。

  两个人都像是对方的一剂药,只能对方治愈。

  她轻轻吻上陆御铖的脸颊,低声道:“陆御铖,我爱你。”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