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言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新篇章(终章)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第九百一十一章 新篇章(终章)

  

  全本言情小说 www.qbyq.net,提供真正已完结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树叶泛着新绿,小草浅绿的叶子上,还留着冰清的水珠,叫不出名字的野花,花蕾颤巍巍的,柔弱又生机蓬勃。

  冯一平闭着眼睛树林深处,张开双臂伸向天空,陶醉的感受着,呼吸着,像极了老派言情剧里的场景,说的话也是老派言情剧里一样的不接地气,“你们有多久没有这样感受过春天的气息?”

  肖志杰和王长宁有些无语的看着他那十分投入的表演,用目光交换着心里的想法,“真想在他屁股上踢一脚!”

  但对现在的他做这样的事,显然不合适。

  那其实,在旁边的树上踢一脚,也是可以的,能让冯首富在时隔多年之后,再感受感受间接的被雨淋的滋味。

  他们两人顿时有些蠢蠢欲动,说不定,这还真是他想感受的呢?

  对现在这样有些放任的老板,还是吴倩最有办法,她看一下手表,“一平,快要有老师过来了,”

  “哦,那走吧,快走,”冯一平催促着肖志杰和王昌宁,看了眼前面传来阵阵读书声的教学楼,“别打扰他们,”

  肖志杰和王昌宁是真想翻白眼,是谁突然要在这里停下,进来找找当年青春的记忆?

  在这已经大变样的学校里,找得到吗?

  再说,我们现在就不青春?

  是了,春天到了,在这个时候,有些人就是会做一些奇怪的事。

  他们走得很及时,等梁家河中学的老师闻讯赶来时,冯一平正从特斯拉SUV缓缓关上的鹰翼门里,抱歉的向他们挥手示意。

  “如果是现在入学,你们觉得,是不是不用复读,就能顺利的一次通过中考?”回头看着学校,冯一平问两位老伙计。

  这话,就真的有点扎心了老铁,还好吴倩吴倩这样顺顺当当的一路考到上外的女孩子,不在这辆车里。

  不然,肖志杰和王昌宁的老脸,真的有些没地方搁。

  “真的说起来,我们当年的成绩,也不比现在的这些孩子差,就是当年没有这么多高中,”肖志杰认真的分辩道。

  “呵呵,是吗?”冯一平笑着看着窗外,那样子,分明是在说,你高兴就好!

  肖志杰和王昌宁,顿时是真的不想理这个家伙。

  但梁家河中学的变化,他们也是骄傲的。

  从08年开始,梁家河中学的学生,就百分百都能考上高中,更让人欣慰的是,他们所有人,最后都能进入大学学习,更有三分之一,最后都能考上985大学。

  这也让五里坳高中的风头,已经盖过了冯一平当年的母校,市一中。

  富起来的五里坳,比以前更重视教育,并非常舍得在孩子的教育上花钱。

  就说他们当初在梁家河中学的班主任王玉敏,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但身为特级教师的她,办课外补习班的收入,就轻松超过在嘉盛旅游任职的女儿小燕子。

  无论是肖志杰还是王昌宁,他们都清楚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教育的进步,那是最大的进步。

  哪怕这些孩子中的一部分,将来会是高分低能,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未来都将成为建设五里坳的生力军。

  一个地方的底蕴,就是这样慢慢积累起来的。

  所以,哼,我们不稀得跟你计较。

  一列高铁,刚好从河对面驶过,不一会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高速发展带来的变化,真的非常大。

  就说那边的铁路,其实就修在原来的河滩上。

  当年的五里坳,田地产出低,河边那些被洪水冲垮的田地,没有几户人家愿意花钱去处理,导致河床越来越宽,现在,因为工厂多了,原本被毁的那些田地,又被重新利用起来,河道,已经压缩了很多。

  当然,大家还不至于短视到侵占原来的河道的地步。

  还能看到外形独特的高铁站时,梅家塆就到了。

  梅家塆,也不是梅家塆了,她早就和五里坳连了起来,成为了这个新兴大城市的一部分,小时候印象中的那些,连一鳞半爪都找不到,甚至塆外的那些山,现在都不复存在。

  “他们都去了吗?”冯一平问。

  “半个小时前就都到了,”王昌宁说。

  他们的孩子都大了,爸妈的年岁,当然也都大了,这两年,他们也都陆续把生意交了出去,回家颐养天年。

  今天,也是他们难得的在镇里集中一次。

  “哦,”冯一平看着窗外,“我怎么越来越觉得,这里和其它的城市,已经没什么两样?”

  五里坳总体的规划,来自他当年学习美国的那些小城镇的规划经验,不是一味的把人和各种资源,都朝镇里集中,而是镇里和各村,协调发展。

  就像美国的那些小城镇一样,大家都住在郊区,悠闲舒适,承担各种公共功能的城市中心,也不至于太拥堵。

  但现在看来,五里坳镇和周围的各村,甚至原来都隔着很远的村,都已经无缝连接起来,这让他越来越觉得,这哪还是休闲宁静又富足的美国小城?这分明已经是像摊大饼一样的洛杉矶的模样——哪怕是有规划的摊大饼,那也是摊大饼。

  “毕竟人越来越多,”王昌宁试图穿过旁边的高楼,找到自己家的方向,“我们这地方本来就小,”

  “已经很不错了,”肖志杰说,“还是很有特色,就说这些年,有多少城市到镇里来取经,学习我们规划建设的经验?”

  “尤其是,依然宽松舒适的城中心,这在国内,有几个同等规模的城市能做到这一点?”

  “更别说我们的房价和地价,”

  冯一平叹了口气,是啊,我们人这么多地这么少,怎么能想着和美国的那些小城镇一样?

  就说旧金山才多少人口,硅谷又多少人口?

  旧金山市区人口还不到100万,整个硅谷那么多小城加起来,也不过150万人口,就是圣何塞—旧金山—奥克兰大湾区,加起来总人口也不到700万。

  五里坳,目前单有记录的常住人口,就已经超过400万,且还在高速增长中。

  但这其实也没什么好叹气的,如果没有人口,又哪谈得上发展?

  好在,冯家冲依然是当年那样现代化的田园牧歌式的样子,这让他很是欣慰。

  至少,这在他自己开车回家的时候,不至于要靠导航来带路。

  但在五里坳,就连黄承忠都说,他现在到了有些地方,都要问路的。

  他们一路闲聊着,经过相对其它城市来说,依然空旷得非常大气的中心区,最后抵达在镇里其它建筑的映衬下,略有些陈旧的嘉盛工业园综合大楼。

  冯玉萱已经等在门口,见到弟弟,马上埋怨道,“怎么才来?”

  “一平应该是怕给大家添麻烦吧,”肖志杰的爸爸刚好从大厅里出来,“一平,快进去看看,你啊,呆会可别哭鼻子,”

  冯一平有些不解,我有那么脆弱吗,看老爸老妈的摄影展,居然会哭鼻子?

  “现在别说大话,”冯玉萱说。

  那话里,好像又有些嫉妒的意思。

  …………

  一个多小时后,冯一平和肖志杰,王昌宁一起,在一栋新建的办公楼顶吹风。

  应该是风的缘故,一定是风的缘故,不但是他,连他那两个好兄弟,眼圈都有些红。

  话说,他原本都想着把爸妈的这个摄影展,办到首都去,至少也得在省城,但他们却坚持在镇里就好。

  从展出的作品看,冯一平现觉得,爸妈的坚持,真有他们的道理,他们不是不想张扬,主要是因为他们展览的作品中的大多数,都是以一个乡下人的角度,去体会大城市。

  这可能确实很难让一些城里人产生共鸣,高楼大厦,灯红酒绿,我们都看腻了,我们就想看看青青的原野,哪怕是凋敝的乡下风光。

  他们的作品中的一组,更是完整的记录下了五里坳从一开始的称得上一无所有,到现在这样闻名于国内,迅速的发展起来的全过程,这样的照片,显然也是本地人才最有感触。

  但要说他们拍得最多,也最用心,还是他们拍摄的自己的照片。

  冯一平直到今天才知道,爸妈居然拍下了那么多自己的照片。

  那其中的大多数,都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拍摄的,那些遍及国内外的照片里的很多,又都是自己在工作的照片,这不禁让他觉得有些愧疚,那就意味着,那些时候,即使爸妈在他身边,他也没有陪他们。

  就是他在世界各处的家里,包括冯家冲家里的照片的很多,也都是工作的状态。

  此外,还有是爸妈拍的他每次离开家的时候的照片,他是真不知道,到现在,在自己坐进车里离开后,他们居然还会在后面看那么久。

  有时,甚至会追到村部后的山岗上……

  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对自己说“爱”这样的字眼,同样,其它的事,这么些年来,也一直没有变过。

  哪怕自己现在已经是几个孩子的爸爸,早就是世人眼中的超级强人。

  “呵呵,”冯一平喝了口水,迅速把话题扯远,“我现在觉得,当年那么喜欢看香港的影视剧,真说起来,可能主要的还不是因为那些影视剧的质量好,话说,那会只要看到这样高楼大厦林立的现代化大都市,看着那些锃亮的小汽车,衣饰新潮的男女,就会一下子被吸引住,”

  “就感觉那里的每一个窗口,都充满着机会,能通往美好未来的机会,”

  肖志杰和王昌宁,非常理解冯一平为什么把话题转开。

  哪怕是他们,其实也不习惯一起谈什么爸妈多么爱自己这样的话题。

  “还真是,”肖志杰想了一下,“想起当年喜欢的那些影视剧,现在有印象的,也就是中环的高楼大厦,络绎不绝的车流,那些做精英打扮的演员,”

  “哦,还有那无敌的海景!”

  对他们这些没见过海的人来说,那样国际化的大都市旁边的大海,也非常有吸引力。

  “别忘了,还有那些美女,”王昌宁笑着补充道。

  “呵呵,这个忘不了,”三个人马上都笑起来。

  “现在,我们这里也一样,也是每个窗口,都充满着机会,我们这里,也是很多人期待能实现梦想的地方,”王昌宁看着冯一平,“一平,你已经做到了!”

  ——他们也都知道冯一平当初的那个梦想,就是当年在太平山顶看夜景时冒出来的那个梦想。

  虽然总体上,五里坳和香港,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但短短的20多年的时间,就有了这样感觉用翻天覆地都不足以形容的变化,冯一平,是真的已经做到了。

  “一平,你不仅是你爸妈的骄傲,还是我们……”

  “噫,”冯一平搓着胳膊,打断了他的话,“快别说了,肉麻死了,”

  “这又哪是我一个人做到的?”

  王昌宁没有理会他的插科打诨,依然郑重的抒情,“一平,你是应该好好休息,我们都知道,这些年,你有多辛苦,”

  “我说老王,今天你怎么总是说这些让我起鸡皮疙瘩的话?”冯一平笑,“辛苦,谁又不辛苦?”

  “只要辛苦都有回报,只要再辛苦,我们也觉得幸福,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真的,我不但很幸福,我也很幸运,当初我曾经想过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最差我不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该具有哪些品质,希望不会错过哪些经历……现在都已经实现了,”冯一平直直的看着前方,想看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那个心想事不成的自己,“这样的我,哪里谈得上辛苦?”

  “何况,接下来,辛苦的会是你们啊我的朋友,看,”他指着这座浇注了自己太多心力的城市,“我们虽然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这离我的目标,还远着呢,”

  “我的梦想能不能真正实现,未来主要就看你们咯!”

  “你呢?”

  “当然是从此满世界的逍遥快活!”

  这话,肖志杰和王昌宁是不信的,虽然他已经宣布退休,但满世界的逍遥快活?

  那怎么还带着吴倩?

  他怎么可能完全放下这所有的事?

  “你不如说,去陪你在世界各地的孩子和孩子妈吧,”肖志杰小声说。

  “哎,熟归熟,但话也不能乱说啊,小心我告你诽谤,”冯一平按住他,“什么世界各地的孩子和孩子妈,不就是那么几个吗?”

  “听起来,你这是嫌少?我说……”

  他们的笑声,飘荡在空气里,一如20多年前上学的路上一样,一样的充满和欢乐和希望……

  (全文完)

  

猜您还喜欢看